万博意甲联赛 > 意甲联赛直播万博app >

小黄车和夏天都走了锦堂和创业计划书还在你身边

  有人说2020年注定充满坎坷,就连夏天的晚霞和蝉鸣都显得有些落寞。入夏以来,各地的洪涝警报让人们喘息未定,国内外的新冠疫情又继续悸动着人心, TILTOK在海外惨遭封杀和接管,有多国宣布放弃华为公司的5G设备,而对于资本市场来说在夏季的末后,OFO小黄车的失联和跑路不过只是这个惨淡流年里一道并不特别的风景。

  日前,锦堂文稿注意到很多媒体报道,ofo从官网、App、乃至公众号都已无法联系,人工电话无法接通,只有机器人客服单调地重复着 “请您耐心等待”。往日喧嚣的办公楼空无一人,收到法院高消费限制令247次的OFO创始人戴维也已退出公司法人代表、执行董事和总经理,目前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据悉,OFO小黄车的主体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尚欠用户押金和供应商款项总计20多亿元人民币,有网友截图说申请退还押金的人数已达1500多万。

  一切现象显示,这个在巅峰时期曾在北京中关村CBD租下4个楼层,月租金和物业费近千万元,曾经被估值百亿的独角兽,创始人戴维号称要打造成谷歌一样伟大企业的互联网第一家共享单车企业,在这个夏天应该是凉凉了。锦堂文稿分析认为,仅仅当过北京大学学生会主席的戴维没有一天企业的打工经历,直奔理想去创业而中途没有听取资深人士的专业意见,这是他走向失败的隐患。

  也许,这个爱带着同学撸串的大男孩习惯于学生会时代的觥筹交错,而在资本市场的学堂里差了许多基础的功课,导致后来当投资人力推OFO和竞争对手摩拜单车合并的时候戴维坚决表示了反对,据说他要为坚持理想继续奋斗,继续烧钱。顺便说一句,后来摩拜单车的创始人,浙大女生胡玮炜将自己的企业和10亿美元债务打包卖给美团,个人成功套现15亿人民币离场,与现在戴维所面临的尴尬局面形成非常强烈的对比。

  但是,锦堂文稿一直强调凡事皆有两面,我们不能只从一个角度看问题。从创业角度来看,那个在2016年还趴在国贸三期外面栏杆上,惴惴不安地用手机搜索“金沙江创投”OFO小黄车创始人戴维其实后来是成功的,或者说已经非常接近成功,这个当年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硕士研究生虽然一直是个争议人物,但从校园创业开始直到2018年完成E2-1轮融资8.66亿美元,主要投资方包括阿里巴巴,滴滴出行、中信产业基金、蚂蚁金服、天合资本等等,到目前为止总融资金额高达159.3亿元人民币(数据来自公开的信息),他也曾经是资本的宠儿。

  换句话说,无论怎样OFO和戴维曾经被百亿资本看好过,在他身上投下过重重赌注,纵观现在各种创业计划书漫天飞舞的风投市场,没几个人能做到。毋庸置疑的是戴维毕竟还年轻,这个曾经创建过百亿级的企业,个人资产上过福布斯榜单的90后还有很多机会,而OFO单车给到他的人生经历和资本操控经验,应该能让他在今后走得更远、更稳。

  所以,当这个夏天的蝉鸣声即将消失,当我们身边熟悉的小黄车也将随着最后一场大雨黯然离开的时候,你和戴维一样还有很多机会,你们的创业故事都还在延续。毕竟,有锦堂文稿作伴你的各类商业文稿和创业计划书会更加精彩和严谨,在规避风险的那一章里,我们会一起加上更多更多保障创始人和投资人利益的选项。

  最后还想说的是,戴维并不是输给了理想,也不是输给了千万用户,而是输给了资本市场,他被资本抛弃只是他的理想太大了一点,资本回报周期太长,没有人愿意慢慢等待他实现理想。而我们每个人都有理想,实现理想的路有短很长,你不仅需要资金,还需要智慧的你选对方向和合作伙伴。

  锦堂文稿的理想,就是在你的事业刚刚起步的时候,做你的线上秘书处和网络策划部,做你的全球新闻官和商业撰稿人,策划、撰稿、文案、翻译,陪你做天下文章。